01  
金大班最後一夜?  

  這一天跑去在半山姚煒的家作客,聽她近日來關於女兒趙式之的事,也問起她的童年往事,如何走入娛樂圈,事關筆者在她演出徐克(我愛夜來香)時認識,多年後才找她傾聽,也是一份緣!

  04
  十五歲

  姚煒的家佈置很傳統簡潔,騎樓還有不少花卉種植,這樣的居住環境下生活,是很有福氣的人才可以擁有,那是指今時今日的香港,談及她對女兒在感情上生活走上極端,令她受到無比困擾,但她思前想後,覺得自己對女兒抱住很高期望,希望在良好培養,有一番事業成就,結婚嫁人,生兒育女,自己也完成母親的責任,但結果不如所想,實在心痛,曾經跑回上海老家逃避,兩年才返回來香港,今天自己接受現實,接受女兒生活方式,覺得自己也有責任,當年自己忙於事業和生活,沒有陪女兒成長,對不起女兒,所以那天她上台對女兒說一聲對不起,母女之間也即時釋放出來,那一段不快時光!

03  
姚煒心聲  

  姚煒談女兒的事,天長地久也說不盡,不如問她關於她的童年往事吧!據了解姚煒在上海出生,三姐弟裡面她是大家姐,母親不識字的家庭主婦,父親是一位裁縫師,收入不多,僅夠一家糊口,自少她要做家務和照顧弟妹,大陸解放後,父母走來香港工作,姐弟妹三人寄人籬下,在舅父家裡寄居,一天,姚煒煮飯給弟妹食,但見米桶冇米,於是,走去舅父那裡,取得白米煮飯給弟妹開餐,事後,舅母大怒報上公安去,公安人員了解後,匯報有關方面,加速批准手續,讓姚煒三姐弟妹去香港和父母會合,這件往事,姚煒今天對筆者說,當日她對舅母所為,十分憤怒,今天信仰了基督教的她,覺得原諒了舅母,因為她們一家人也是溫飽不足,生活艱難,自己三姐弟妹也寄住這裡,那日子,六親不認,也是無奈,回想一下,舅母是他們的恩人,這件事令她可以來香港和父母親團聚,也改變了以後的人生!

  來到香港才知道父母在這裡生活,也是十分艱難,父親做裁縫師,手作仔賺不了多少錢,母親三十七歲那一年離世,她也負起家務和照顧弟妹,還要在家替旗袍穿珠片,送上歌舞廳去,就因為這樣子,認識了一位教唱歌老師,覺得她早熟和有唱歌天賦,便教她唱歌和當上歌手,在六七年代歌劇院,夜總會都有不少本地,台灣,東南亞歌手來賣藝,姚煒少女年代,和姚蘇蓉,黃清元,青山,潘秀瓊……等一班歌手同台,不簡單!

  這一刻,姚煒拿出一張她僅有黑白照片,給筆者細看,十五歲的她實在早熟,她有豐盛人生,比甚何人都來得豐盛和滄桑,替她拍一緝家居照片,起初,她有點抗拒,我知道她在想甚麼,但拍攝完畢,給她看一看,她嫣然一笑,看來,金大班沒有……最後一夜!

何江西

02 05 06
出污泥而不染 之之吻媽媽一下 之之和父親真是同一模樣?

 

22-Jan-2013

閱覽人數: 第 http://www.hokongsai.com  位

回首頁